亚博滚球APP

《红色警戒3》单位介绍:间谍_0

定位:渗透步兵

训练总部:未知

战场训练地点:盟军兵营

信条:“有时达到目的就需要点手段”

配备:

>意大利定制的晚礼服

>带氧气瓶的蛙人泳衣

>紧凑型伪装工具包

>一袋大马哈鱼干

>鸡尾酒调酒壶

战地录影:

 

 

 

历史资料:

《隐藏在眼皮底下》第2部

布赖恩•麦克曼恩著

《警察》第147期

我第一次见到戈登•休斯是在汉堡码头这么一间灯光昏暗、烟雾缭绕的酒馆里,就是那种时常有脾气暴躁的老海员来买醉的地方。在这里我显得格格不入,我一身光鲜的行头和这里满目的黑沉沉大衣、千篇一律的委琐面容形成了突兀的对比,在杯光酒影中时不时穿出几缕不怀好意的目光直瞅得我心里发毛。这时候的休斯看起来像在北海上航行了一辈子,他一边整理着冬帽,露出了一头灰白的头发,一边咯咯地笑着用一口浓重的普鲁士口音对我说:“像你这样融不进环境的家伙,是没可能吃我这行饭了。”

休斯是一名退休间谍。他一生中有30年都用来卧底窃取苏联隐藏得最深最黑的机密,而最近还要加上个旭日帝国。他是一个伪装大师,只会答应在他选定的地点和时间接受采访,还要是化名和易容之后,一切情况完全都是在他的掌握之中。

 

盟军的间谍是伪装大师,一群忠心不二的百战老兵

现在我们坐在泰国普吉岛的一个小咖啡屋外继续我们的采访。他要了咖啡和一份烤饼,现在他是法国口音了。当我评论起他的白色亚麻西装和欧洲特征时,他提醒我说并不是非得和当地人融为一体才叫做不引人注意。

休斯:这就叫做先入为主的印象。化装成别人意料之中的样子这点很重要,在这里的人们通常会看到有钱的欧洲人,有时还包括记者。

布赖恩:听起来需要花很多钱。

休斯:好吧,我干的可不是去(偷)窥更衣室内的美女;我要获取那些可都是世界上保守最严的机密。为此,一些法郎会很有说服力的。

布赖恩:你使用哪些高科技?比如特别的工具或车辆?[译注:RA3的东西放到007里貌似都能算“特别的装备”…… ]

休斯:这些大多数是别人幻想出来的。不,不,我靠的是我的脑子。对于成功的间谍来说最重要的是掌握基本的人类心理学,如何把人玩弄在鼓掌之中,让别人看到你想他们看到的东西。对于有些人来说,他们天生有着看透人心的本领——那之后的事情就是训练自己在特定的场合做出特定的反应,来把别人的思路引到你想要的逻辑结论上了。事实上人类是很容易被操纵的一种东西。动物嘛…好吧,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我想更深入探究一下难道在休斯的哲学观里头人就不是动物吗,但休斯脸上的表情阻止了我。然后他再次成为了彬彬有礼的法国移民。

 

间谍最流行一手举着马提尼酒一手搂着美女的形象那是准确得不能再准确了,至少在他们不需要渗透敌人基地时就是这个样子的。

布赖恩:如果你们被俘了会怎么样?

休斯:……我们当然全部派发了毒药以防不测,但其实我以前也不确定自己到了那种关头是否真会把毒药丢进嘴里,直到我听说了那些没嗑的人的下场。(他在继续讲下去前呷了一口咖啡)。

现在如果我被俘了,我不会犹豫的。

布赖恩:当然,现在没人有理由来抓你了,不是吗?

休斯:当然没有。

布赖恩:不过,为什么你还需要继续伪装?

一股高档香水的味道充满了我的鼻腔,我马上意识到我背后肯定站了个绝世美女。“请您原谅,我还有个约会,”休斯边站起来边说道。他戴上了帽子,在挽起美女的玉臂向我礼貌地压了压帽檐。

“(法语)再见,麦克曼恩先生。”

“(俄语)再见”女士微笑着说道。

温暖的微风裹带着海水淡淡的芳香,吹过了半凉的咖啡,他们就这样潇洒地离去了。

作战摘要:

战场侦察已经揭示了至少以下数点关于间谍的情报:

伪装技巧——严格的训练和数年的经验使得盟军间谍能够化装成任何一种友军或敌军步兵,获得许可进入敌人守卫最严密的基地。如果敌人指挥官怀疑某人是伪装的间谍的话,他必须下达强制攻击命令才能够向嫌疑犯开火,因为间谍看起来就像是个友军,绝对不会被自动视为一个威胁。

破坏生产!——间谍受训在敌后破坏后勤补给和基础建筑。无论是切断基地供电,从精炼厂中偷窃资源,或是瘫痪敌人的高科技建筑与生产,间谍都有能力影响战局的走向。

钱,钱,钱,钱——携带大量现钞用于贿赂敌军士兵是间谍的标准作业程序。间谍天生精通人类心理学,加上大把的外币,结合说服教育,即使是最强大的敌人单位也无法抵挡这种诱惑。在实践中,间谍能让大批敌军瞬间掉转枪口对准自己的前指挥官。

请勿喂食——间谍如果被发现的话,那就死到临头了。他们的训练要求行动时不携带常规武器,唯一的自卫手段就是别被发现。此外,现代军队拥有能够发现伪装间谍的特种单位。其中就包括军犬和苏联的战熊,他们能够直接处理掉间谍,就是方法上有点……不美观。

 

 

《红色警戒3》专区